5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聞發佈會上,大會發言人傅瑩對美國記者提出的中國軍費增長問題予以強硬回覆,贏得一片贊譽。近年來,美國不斷就軍費問題向中國發難,但其實美國軍費才真正冠絕全球,2011年美國軍費達信用卡代償7111億美元,比中俄英法日德等13國總和還要多。上周,美防長哈格爾公佈2015財年國防預算,雖意在裁軍,但開支仍遠超他國,如此龐大的美國軍費是如何出台的,除了應對外部威脅這個陳詞老調,是什麼原因讓美國軍費常年高居不下? (新京報記者/王曉楓)
  華盛頓郵報數據顯示,2011年,美國軍費超過中俄英法日德等13國東森房屋總和。
  軍二胎費讓防長很頭疼
  “當看到虛威剛記憶體偽遲鈍的美國參議員向伊拉克議員提這樣那樣的要求,而自己卻遲遲不能讓預算案通過時,我越聽越冒火”。
  美國前防長羅伯特·蓋茨在他那本不久前燒烤引發巨大爭議的回憶錄中,毫不留情地痛批因一己私利而拖累國防預算案的美國國會議員。
  國防預算是美國全球戰略走向的重要風向標,動輒數千億美元。雖然美國總統是三軍總司令,但是給軍隊撥款的決定權在國會手中,每年年初這個時候,防長都要公佈新一財年的國防預算計劃,然後挖空心思說服國會,美國媒體調侃稱,這可不是一個令人羡慕的好差事。
  上周,哈格爾公佈了2015財年(前一年的10月1日到當年的9月30日為一個財年)國防預算計劃,這份預算以全面裁軍削減開支為主旨,計劃裁軍10萬人,併在今後兩年中減少750億美元開支。
  雖然這份計劃意在為財政捉襟見肘的美國政府省錢,但卻成為眾矢之的,批評聲音不僅來自各政治黨派,更招致軍工產業鏈利益集團的炮轟,一種觀點認為這份預算明顯裁軍誠意不足,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如此裁軍必將威脅美國國家安全,而且嚴重影響那些依靠軍工產業營生的地方經濟。
  削減國防預算反而挨批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軍費“瘦身”會嚴重影響美國軍人群體和軍工產業鏈,因為美國軍費不但包括軍事防務、採購、科研、現役人員工資等費用,還要負擔退伍軍人的開支,退伍軍人在美國是不可小覷的群體,美國對軍人實行從入伍到墳墓全包的政策,軍人家屬和陣亡軍人遺屬也享有福利,由此可見,削減開支牽一動百。
  國安委是美軍費大腦
  編製這樣龐大的預算當然需要一條標準化的流水線,上世紀60年代起,為了規範軍費使用,美軍設立了分為“規劃-計劃-預算”三步走的預算編製體系。
  編製國防預算並不是國防部一家的事情,美國國防最高決策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才是起草預算的總指揮。國安委討論預算的會議可達百人,包括最高決策人員,軍方負責預算方面的人員,以及一些政府外的專家。這樣的閉門會議後,國安委會發佈《國家安全決策指示》,預算會根據這份指示規定的國家安全目標及優先順序進行編製。
  經過國安委商討的預算必須要得到美國總統認可,要由總統會將預算案提交國會。社科院美國研究所軍控與防擴散中心秘書長洪源介紹說,總統要在國情咨文中對軍隊現狀和前景進行描述,向國會和國民陳述所需軍費數目和防務目標。
  對於預算計劃,總統與防長也並非完全一致,畢竟國防預算只是政府預算的一部分,總統要全盤考慮,為了其他方面的因素,總統可能會向國會妥協,前防長蓋茨在回憶錄中就指責奧巴馬在業已達成共識的國防預算問題上出爾反爾,“我感覺,與奧巴馬執掌的白宮達成協議的話,只有這些協議在政治上阻力不大的情況下才可能得到執行”。
  防長不僅要面臨被總統爽約,還要應付國會,要在國會進行正式演說,要有說服國會的三寸不爛之舌,多是“美國仍面臨複雜的全球安全挑戰”、“要繼續保持美國強大的全球威懾力”之類的說辭,今年哈格爾則提出了“重塑美國防務能力確保美國國家安全”的口號,當然,即便說辭再有說服力,也難免會遇到國會不買賬、防長要讓步的局面。
  56%美民眾支持高軍費
  預算從編製到最終生成法律也不只是白宮和國會山的對台戲,而是各利益團體大顯神通的過程。影響預算制定的最重要集團當然是軍隊本身,各個軍種都會強調自己的重要性;美國軍工集團、石油和金融是影響軍費預算的上游集團;另外,還有一般軍隊承包商和醫院、後勤部門等機構。這些共同構成了影響美國國防預算的利益共生體。
  這些利益集團會左右國會議員的意見,洪源觀察到,軍工產業鏈所在州的議員會強烈要求增加軍費,但是與軍工產業不相關的州多對此反感。另外,黨派不同也會對軍費多寡產生影響,一般來說,共和黨議員多支持增加軍費。
  當預算在國會通過後,經總統批准就成為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防授權法案》和《國防撥款法案》。洪源解釋道,這兩個法案對軍費使用情況構成強制約束,不能任意擴大軍事行動範圍和開支,如要擴大軍事行動,要由總統向國會提出特別撥款法案,例如,2003年伊拉克戰爭。由於方案能否通過有不確定性,因此總統必須與各黨派領袖和預算委員會保持良好關係,以求快速通過。
  相比美國政府部門的財政使用狀況,軍隊限制明顯少一些,這就造成了在秘密撥款和臨時撥款項目上存在一定漏洞。洪源認為,雖然美軍內部設立監督,外部有預算委員會和審計機構監督,但在預算使用上仍有問題,例如,美軍作戰物資發放和使用年限上存在巨大浪費,無法嚴格管控武器購買價格,很可能高價購買。
  雖然存在種種問題,裁軍聲音也從來不絕於耳,但美國國防預算多年來一直冠絕全球,而且在美國政府預算中占據較大份額,這並非只是政客與軍工產業一力推動的結果,也是有相當民意基礎的。據皮尤調查機構數據顯示,即便在財政緊縮的當下,仍有47%民眾支持軍費保持原有規模,56%美國人認為應該保持全球第一軍事力量的優勢,這個數字自2009年就從未改變。  (原標題:美國軍費是怎樣煉成的)
創作者介紹

copper

tl74tldk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